Wine of the week – Markus Molitor Wehlener Klosterberg Spatlese Riesling 2003

德國Markus Molitor酒莊珍藏了部分出品於稍後年份推出,酒標也換了,這次是2003 9th Edition,代表這瓶2003 Riesling是第9個階段的出品。2003 對德國也是一個具考驗性的年份,近50年最炎熱的年份令葡萄達致很好的成熟度,糖分也充足,但只有較寒冷地段才能保留Riesling 最重要的酸度。這酒也達到很好的陳年,礦物、橙花、熱帶果實之中隱約透露橡膠的香氣,結構雖然簡單直接,入口也有舒服的茉莉花、芒果、果撻的烘烤味。或許是炎熱年份的影響,酒體有像牛油的厚實感,表現得直接而且全面地吸引。

新世界的陳年魅力

我們多講究舊世界如法國、意大利及西班牙葡萄酒的陳年和年份的特色。例如列級波爾多的大多需要10-30年的成長期,又或是意大利Barolo 需要更長時間陳年. 相反,新世界又怎麼好像每年年份差異不大,而且喝下一口2013或2014 的澳洲Shiraz 依然感覺果味十足,就算剛推出的葡萄酒都果味香濃,並且沒有過度苦澀的丹寧痕跡.

或許這個錯覺令許多人都只著眼新推出市場的出品,稍經陳年的澳洲、美國及紐西蘭葡萄酒在香港市場更是難找. 但這些新世界不但適合陳年,陳年過後散發的味道和舊世界的成熟時間及發展的味道均有所不同.

Grant Burge Barossa Meshach 2001
Grant Burge酒莊旗艦紅酒,100% Shiraz,只在優秀年份才釀造。經過陳年約15年後,顏色而稍轉為通透,濃厚的黑李果味稍稍轉淡,轉而發展非常突出的泥土及皮革味道,甚至蓋過人們喜歡Shiraz那豐富的果香。酒渣非常多,必需用醒酒器過濾。

St. Clement Oroppas Napa Valley 1995
同樣是St. Clement 酒莊旗艦紅酒,100% Cabernet Sauvignon. 雖然比Grant Burge的更舊6年但果香相對清新依然有活力,但紅李及野苺的味道漸漸偏向像乾果的味道,陳年應有的泥土、皮革及酸梨發展得恰到好處. 結構雖不算複雜多變但這中價的Napa 的確帶點驚喜.

新世界葡萄酒陳年的發展變化更大,寒冷氣候的地區所釀的葡萄酒酸度通常較高,陳年的能力更佳,如澳洲的Clare Valley, Eden Valley, Tasmania. 美國的Oregon 及紐西蘭的Central Otago,若有機會可把這些葡萄酒放酒櫃裡,享受陳年的驚喜.

Wine of the week – Galatrona Petrolo 2006

Petrolo酒莊從1990年起從一小塊葡萄園開始種植Merlot試驗,原想配合意大利Tuscany 最普及的Sangiovese葡萄,但後來卻發現這葡萄園所釀出的100% 單一Merlot 更出色,就有了Galatrona. 2006年雖經9年陳年,剛開瓶依然較為收歛,一直到第3-4小時才慢慢開放,味道很集中,黑莓、李子、香草的味道平衡而且有一定深度,從頭到收結,Galatrona也有獨特細膩的雲尼拿味道,令Galatrona一直是我喜愛的意大利Merlot。

危? 機? 香檳的未來

每逢喜慶佳節,市場對香檳的需求均大幅上升,喜慶節日的歡乎聲和香檳開瓶的聲音相連交替,香檳這動態的酒精飲品亦從來難以令人抗拒,何來有人討厭看著香檳活躍交替的氣泡?

香檳背後的市場包裝尤其重要,Moet & Chandon 背後的LVMH 利用出色的市場營銷技巧把Moet 推上香檳之首。品牌香檳的價錢除了龐大的宣傳費用,還有每年遞升向葡萄農購買葡萄的成本,而且香檳大多於酒莊陳年3至10年以上,比許多紅和白葡萄酒所需時間更長,這都大大加重香檳的成本,基本的非年份(Non-Vintage)零售價港幣400 左右,而尊貴的頂級香檳更需港幣1000以上。以氣泡酒來說,香檳法定產區的傳統及要求是全世界最高,雖然法國香檳以外的地區常造出非常優秀的氣泡酒,如意大利的Bellavista , Ferrari。但綜合而論,香檳與意大利Prosecco或新世界的氣泡酒來比較分別都十分明顯,也造就市場價格的差異,100元氣泡酒和400元香檳的分別是常人都喝出來的。

近期每每發現香檳價格越來越低,好處是讓更多人感受香檳優秀平穩的質素和樂趣,既然香檳都只賣兩百多,就有更多人稍稍付出數十而購買香檳。但若硬性地與那些龐大產量而且在不銹鋼桶發酵的氣泡酒拚價錢,恐怕香檳這只屬於法國北部法定產區的最後失去了該有的風格 – 更多酒商為造就低成本放棄了對質素的堅持,機械式釀造氣泡飲料。

近日留意到$888/6瓶的香檳,他當然比Prosecco好很多,但希望更多的香檳釀造者堅持歷史傳承的質素,別為低成本而放棄香檳那純淨的果香、纖細的氣泡及那獨特的酵母味道…

波爾多及優質波爾多(Bordeaux Superieur)

在眾多列級酒莊的紅酒背後,背負著波爾多更大產量而且更普及的是AOC Bordeaux 及AOC Bordeaux Superieur 的葡萄酒,而不單單侷限紅酒,波爾多更造出價格及質素對等的白、粉紅及氣泡酒,而且波爾多均有頗大自由度選取葡萄品種: 紅的以Merlot、Cabernet Sauvignon、Cabernet Franc、Petit Verdot 及Malbec為主; 白及氣泡酒則會用上Sauvignon Blanc、Semillion、Muscadelle甚至是Sauvignon Gris!

這次印象深刻的是Chateau Pierrail 的Bordeaux Superieur 2014 及Bordeaux Blanc 2015.Chateau Pierrail Bordeaux Superieur 2014 紅酒以Merlot為主,佔85%,其餘則為Cabernet Franc及Cabernet Sauvignon. 木桶的影響力較多,酒體濃郁,超越大部分同等Bordeaux Superieur的質素.  Bordeaux Blanc 2015 是Sauvignon Blanc及Sauvignon Gris的混釀。 Sauvignon Blanc為白酒帶來醋栗、青草的香氣,Sauvignon Gris 釀的酒香氣雖沒Sauvignon Blanc 般突出,但混釀後能令白酒更為完整

只要進口商售價合理,波爾多的AOC Bordeaux 及AOC Bordeaux Superieur 都是用餐時最穩定的葡萄酒選擇,每家酒莊的風格不一,不妨向2009, 2010, 2012, 2014 及2015 等年份入手,這些年份波爾多的氣候及釀造條件均為理想,要選好酒先選年份。

Kerry Wines Portfolio Tasting

上星期香港有多個大型葡萄酒試酒活動,Wine&Dine之後終於可品嚐質素水平較出色的葡萄酒, 選擇參加了Kerry Wines Portfolio Tasting,亦找到了一些較出色而且價錢合理的葡萄酒.

Lallier Grand Cru Grande Reserve NV
第二次品嚐,之前的是盲品回憶中也是合格有餘的香檳。50% Pinot Noir 及50% Chardonnay,開首充滿氣泡跳躍的活力,於口中的感覺非常豐富,帶有烘麵包、白桃及點點蜜糖的餘韻. 性價比高.

Jacquesson Cuvee 738 NV
736, 737 一直喝到738. 質素平穩接近,和Lallier 相比Jacquesson 738 較有自己的風格,酸度較高,礦物的口感較突出,糖分較少,適合配搭生蠔、刺身等食物。

Domaine de Chevalier Blanc 2007
2007 的Chevalier Blanc和同場2011相比完全不一樣。2007踏入最佳適飲期,木桶、蜜糖及輕微的氧化味道為這白酒加添複雜層次,全面而且接近完美。除非你討厭木桶濃厚的白酒否則很難抗拒Say No.

Donnhoff Hermannshohle Riesling GG 2012
位於德國Nahe區的Donnhoff 有超過200年歷史,Hermannshohle GG肯定是這天最出色的德國Riesling. 準確無誤的反映Nahe (Mosel及Rheingau之間) 的風土特色,前端帶有青提、乾香草,及後像蜜桃的成熟果香慢慢散發,果香和礦物的味道表露無遺.

Chateau Chauvin Saint Emilion 2010
Chauvin一直都是價錢合理的波爾多右岸酒,可跳過2011,2012 及2010較為突出. 2010 的果香突出,沒有過度的橡木桶影響,造出優雅舒服的酒,甚至可跟頂級的Saint Emilion媲美. 2010現在享用還過早,可再多放5-10年.

 

Wine of the week – Meo Camuzet Morey St Denis 2008

這次的Wine Of The Week 例外地不挑優秀的酒反而從錯誤中學習。勃良第葡萄酒往往是滿佈地雷的土地,不付出過萬(或十萬!)學費絕不容易了解,就算經歷木人巷後也有踩地雷的一日。以為追隨大酒莊就永不失利,但這次遇上了Meo Camuzet “Maison” (向葡萄農購買葡萄釀成的酒) Morey St Denis 2008,價錢不高,第一瓶酸度過高,碰上第二瓶試試加長醒酒時間,酸度稍為放緩,酸莓和花香的香氣欠缺特色,入口漫延著紅果及話莓的味道,沒有深度及層次。$300還可,超過$500則要好好迴避。

Corkage or not? 關於開瓶費…

香港的葡萄酒文化普及,就算有些餐廳的酒單豐富,不過怎比得上自己挑一支最想開瓶的葡萄酒? 偶而到餐廳總喜歡帶上一兩瓶酒,不收開瓶費的餐廳當然讓人喜愛,也有人覺得收開瓶費是天經地義的事,究竟我們如何看待?

眾所周知香港是一個租金極高甚至殺死不少用心造食物的餐廳,營運一間餐廳每月的租金、器材及人的成本高過很多人半年的收入,如果餐廳食物的收費合理,那也應該收取合理的開瓶費。你所使用的酒杯、冰桶、侍酒服務,你甚至因為開瓶而在餐廳逗留更長時間…這些均是實實在在的成本。而所謂合理也各執一詞,但我也總喜歡在合理中搜索喜愛的餐廳,心目中普通的餐廳期望是$200/瓶,高級餐廳或達米芝連星級的$350/瓶,酒店餐廳$500/瓶。

當然,人總有魔鬼的一面,我也常喜歡找不需開瓶費的餐廳,尤其當朋友間一人帶上一兩瓶的聚會,免開瓶費的確節省不少。收取開瓶費與否,都是餐廳的營銷策略,究竟最後包含在食物的價錢還是物有所值,也都是市場常見的掩眼法。能單靠食物吸引客戶的餐廳從不需要以免開瓶費來吸引客人,免開瓶費的餐廳或許地點較遠,也許名字不夠嚮,從來都只不過是自由市場的自然景象。若遇上免開瓶費而且侍酒服務令人滿意的餐廳,也可在10%服務費額外加點小費,好讓早出晚歸的侍酒專業人仕工作受到認可。

以下是親身到過而且推薦 –

食物質素理想而且免開瓶費餐廳 (個別餐廳限制自攜葡萄酒數量)

  • Bistro du Vin (西環堅尼地城爹核士街1號地下D號舖)
  • The Pierside (西環堅尼地城爹核士街1B裕福大廈地舖)
  • Chez Ed (銅鑼灣耀華街38號Zing! 15樓)
  • E Molto Buono (銅鑼灣霎西街28號必發商業大廈2樓)
  • Haven (灣仔麥加力歌街17號地下)

食物質素理想而且開瓶費合理的餐廳

  • ON Dining Kitchen & Lounge ($350, 買一瓶免一瓶開瓶費, 中環安蘭街18號28-29樓)
  • Upper Modern Bistro ($250, 買一瓶免一瓶開瓶費, 上環差館上街6-14號地舖)
  • Tapaella Grill ($100, 西環堅尼地城厚和街28號順昌大廈地下F舖)

Wine of the week – Joseph Drouhin Musigny 2004

令人著迷的勃良弟紅酒往往在Pinot Noir 的細膩淡薄中卻能同時給予深度,味道千變萬化卻持續帶來最具風土的特色,矛盾的文字不如親身感受。Joseph Drouhin的Musigny似一位變化多端的妖后,剛開始有像Bonnes Mares的堅實,紅果的香氣慢慢釋放則像Vosne Romanee,開瓶2小時後則綻放花香回到Chambolle Musigny的特色。花香、紅莓乾及礦石的味道,由始至終保持難忘的細膩感,無論頭1小時、2小時到3小時均各具特色,喝到尾段一直奢望這是瓶1.5L…

夏天真的需要Rose?

每年夏天往往是玫瑰/粉紅Rose 葡萄酒的宣傳季節,各大酒商均在銷售相對沉寂的7-8月力推Rose,偶而買上幾瓶的人很多,但Rose的普及化始終面對相當大的難題。

除最著名的產區法國南部Provence的Rose佔80%生產量,幾乎世界各地產區都有釀造Rose但數量均相對地少。釀造的葡萄種類非常廣泛: 法國Provence 的會使用到, Grenache, Mourvèdre, Carignan, Cinsaut ; 勃良弟可會用Gamay ; 波爾多、隆河會用Cabernet Franc,幾乎所有普及的紅葡萄都可釀成Rose。Rose 葡萄酒的顏色也從像櫻花般的粉紅到玫瑰花般的深紅都有,因為釀造過程是以紅葡萄浸泡數小時至半天不等,浸泡時釋放出葡萄皮的丹寧和色素,所以越長時間的浸泡,顏色便會越深,也帶出更濃郁的味道。但並非越深色的Rose質素越好,葡萄皮都帶有丹寧,如果這些味道更重便會有苦澀的味道。

Rose和夏天是很好的營銷配搭。但總覺得 Rose所帶來的體驗並不如白葡萄酒或氣泡般複雜多變,

Chateau d’Esclans 和Chateau Miraval 兩個來自Provence 最著名的酒莊質素確相當好,但市面也流通著許多沒獨特性的Rose,相宜的價格及引人的顏色確是派對的選擇,卻很難讓人單獨開一瓶來細味品嚐。紅酒讓人細味丹寧及濃厚木桶的韻味,白酒的兩面均令人帶來許多探索的可能性(非木桶像Riesling 的純淨或重木桶像Chardonnay的複雜),氣泡酒的細膩及清新也剛好遮蓋桃紅酒的地位, 桃紅革命(Rose Revolution) 又會否成功? 是硬性推銷或是將來的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