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 of the week – Markus Molitor Wehlener Klosterberg Spatlese Riesling 2003

德國Markus Molitor酒莊珍藏了部分出品於稍後年份推出,酒標也換了,這次是2003 9th Edition,代表這瓶2003 Riesling是第9個階段的出品。2003 對德國也是一個具考驗性的年份,近50年最炎熱的年份令葡萄達致很好的成熟度,糖分也充足,但只有較寒冷地段才能保留Riesling 最重要的酸度。這酒也達到很好的陳年,礦物、橙花、熱帶果實之中隱約透露橡膠的香氣,結構雖然簡單直接,入口也有舒服的茉莉花、芒果、果撻的烘烤味。或許是炎熱年份的影響,酒體有像牛油的厚實感,表現得直接而且全面地吸引。

新世界的陳年魅力

我們多講究舊世界如法國、意大利及西班牙葡萄酒的陳年和年份的特色。例如列級波爾多的大多需要10-30年的成長期,又或是意大利Barolo 需要更長時間陳年. 相反,新世界又怎麼好像每年年份差異不大,而且喝下一口2013或2014 的澳洲Shiraz 依然感覺果味十足,就算剛推出的葡萄酒都果味香濃,並且沒有過度苦澀的丹寧痕跡.

或許這個錯覺令許多人都只著眼新推出市場的出品,稍經陳年的澳洲、美國及紐西蘭葡萄酒在香港市場更是難找. 但這些新世界不但適合陳年,陳年過後散發的味道和舊世界的成熟時間及發展的味道均有所不同.

Grant Burge Barossa Meshach 2001
Grant Burge酒莊旗艦紅酒,100% Shiraz,只在優秀年份才釀造。經過陳年約15年後,顏色而稍轉為通透,濃厚的黑李果味稍稍轉淡,轉而發展非常突出的泥土及皮革味道,甚至蓋過人們喜歡Shiraz那豐富的果香。酒渣非常多,必需用醒酒器過濾。

St. Clement Oroppas Napa Valley 1995
同樣是St. Clement 酒莊旗艦紅酒,100% Cabernet Sauvignon. 雖然比Grant Burge的更舊6年但果香相對清新依然有活力,但紅李及野苺的味道漸漸偏向像乾果的味道,陳年應有的泥土、皮革及酸梨發展得恰到好處. 結構雖不算複雜多變但這中價的Napa 的確帶點驚喜.

新世界葡萄酒陳年的發展變化更大,寒冷氣候的地區所釀的葡萄酒酸度通常較高,陳年的能力更佳,如澳洲的Clare Valley, Eden Valley, Tasmania. 美國的Oregon 及紐西蘭的Central Otago,若有機會可把這些葡萄酒放酒櫃裡,享受陳年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