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kage or not? 關於開瓶費…

香港的葡萄酒文化普及,就算有些餐廳的酒單豐富,不過怎比得上自己挑一支最想開瓶的葡萄酒? 偶而到餐廳總喜歡帶上一兩瓶酒,不收開瓶費的餐廳當然讓人喜愛,也有人覺得收開瓶費是天經地義的事,究竟我們如何看待?

眾所周知香港是一個租金極高甚至殺死不少用心造食物的餐廳,營運一間餐廳每月的租金、器材及人的成本高過很多人半年的收入,如果餐廳食物的收費合理,那也應該收取合理的開瓶費。你所使用的酒杯、冰桶、侍酒服務,你甚至因為開瓶而在餐廳逗留更長時間…這些均是實實在在的成本。而所謂合理也各執一詞,但我也總喜歡在合理中搜索喜愛的餐廳,心目中普通的餐廳期望是$200/瓶,高級餐廳或達米芝連星級的$350/瓶,酒店餐廳$500/瓶。

當然,人總有魔鬼的一面,我也常喜歡找不需開瓶費的餐廳,尤其當朋友間一人帶上一兩瓶的聚會,免開瓶費的確節省不少。收取開瓶費與否,都是餐廳的營銷策略,究竟最後包含在食物的價錢還是物有所值,也都是市場常見的掩眼法。能單靠食物吸引客戶的餐廳從不需要以免開瓶費來吸引客人,免開瓶費的餐廳或許地點較遠,也許名字不夠嚮,從來都只不過是自由市場的自然景象。若遇上免開瓶費而且侍酒服務令人滿意的餐廳,也可在10%服務費額外加點小費,好讓早出晚歸的侍酒專業人仕工作受到認可。

以下是親身到過而且推薦 –

食物質素理想而且免開瓶費餐廳 (個別餐廳限制自攜葡萄酒數量)

  • Bistro du Vin (西環堅尼地城爹核士街1號地下D號舖)
  • The Pierside (西環堅尼地城爹核士街1B裕福大廈地舖)
  • Chez Ed (銅鑼灣耀華街38號Zing! 15樓)
  • E Molto Buono (銅鑼灣霎西街28號必發商業大廈2樓)
  • Haven (灣仔麥加力歌街17號地下)

食物質素理想而且開瓶費合理的餐廳

  • ON Dining Kitchen & Lounge ($350, 買一瓶免一瓶開瓶費, 中環安蘭街18號28-29樓)
  • Upper Modern Bistro ($250, 買一瓶免一瓶開瓶費, 上環差館上街6-14號地舖)
  • Tapaella Grill ($100, 西環堅尼地城厚和街28號順昌大廈地下F舖)

Wine of the week – Joseph Drouhin Musigny 2004

令人著迷的勃良弟紅酒往往在Pinot Noir 的細膩淡薄中卻能同時給予深度,味道千變萬化卻持續帶來最具風土的特色,矛盾的文字不如親身感受。Joseph Drouhin的Musigny似一位變化多端的妖后,剛開始有像Bonnes Mares的堅實,紅果的香氣慢慢釋放則像Vosne Romanee,開瓶2小時後則綻放花香回到Chambolle Musigny的特色。花香、紅莓乾及礦石的味道,由始至終保持難忘的細膩感,無論頭1小時、2小時到3小時均各具特色,喝到尾段一直奢望這是瓶1.5L…

夏天真的需要Rose?

每年夏天往往是玫瑰/粉紅Rose 葡萄酒的宣傳季節,各大酒商均在銷售相對沉寂的7-8月力推Rose,偶而買上幾瓶的人很多,但Rose的普及化始終面對相當大的難題。

除最著名的產區法國南部Provence的Rose佔80%生產量,幾乎世界各地產區都有釀造Rose但數量均相對地少。釀造的葡萄種類非常廣泛: 法國Provence 的會使用到, Grenache, Mourvèdre, Carignan, Cinsaut ; 勃良弟可會用Gamay ; 波爾多、隆河會用Cabernet Franc,幾乎所有普及的紅葡萄都可釀成Rose。Rose 葡萄酒的顏色也從像櫻花般的粉紅到玫瑰花般的深紅都有,因為釀造過程是以紅葡萄浸泡數小時至半天不等,浸泡時釋放出葡萄皮的丹寧和色素,所以越長時間的浸泡,顏色便會越深,也帶出更濃郁的味道。但並非越深色的Rose質素越好,葡萄皮都帶有丹寧,如果這些味道更重便會有苦澀的味道。

Rose和夏天是很好的營銷配搭。但總覺得 Rose所帶來的體驗並不如白葡萄酒或氣泡般複雜多變,

Chateau d’Esclans 和Chateau Miraval 兩個來自Provence 最著名的酒莊質素確相當好,但市面也流通著許多沒獨特性的Rose,相宜的價格及引人的顏色確是派對的選擇,卻很難讓人單獨開一瓶來細味品嚐。紅酒讓人細味丹寧及濃厚木桶的韻味,白酒的兩面均令人帶來許多探索的可能性(非木桶像Riesling 的純淨或重木桶像Chardonnay的複雜),氣泡酒的細膩及清新也剛好遮蓋桃紅酒的地位, 桃紅革命(Rose Revolution) 又會否成功? 是硬性推銷或是將來的口味?